济南体育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综合

木纹灵修传奇第十九章人言可畏

发布时间:2020年09月17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灵修传奇 第十九章 人言可畏

听完岑毅与左氏的恩怨,左武深知自己已无生还的一丝可能。他深吸一口气,对着岑毅说道:“今日栽在你手里算本官倒霉,不过你很快就会来陪我的。这一次你有阵盘相助,不过下一次呢,我可不相信你每一次都有阵盘……来吧,给本官来个痛快的。”

这一次轮到岑毅惊讶了,他这才明白过来,连忙解释道:“我想左大人一定是误会了。之前那一出与岑某可没关系。之前的阵术全是我身边的这位小兄弟施展的。”

听到岑毅的解释,左武这才第一次正眼看向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清秀少年,他对岑家寨倒是不在意,毕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,可是对于一个掌握阵术的潜在敌人,他还是颇为忌惮的。

不等左武询问,齐轩便冷冷的说道:“你不该对阡陌酒肆动手,你更不该姓左……”齐轩还准备说些什么,突然他眼前一黑,竟晕厥过去。

众人连忙上前查看,就连远处的寒离也过来了。他上前查看片刻,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碧绿色小瓶,从其中倒出一颗丹药,给齐轩喂服下去。这才起身向着众人解释道:“他没事,不过是灵气枯竭导致的身体虚弱而已,服下这颗‘灵元丹’,休息上几天便没事了。”他又转身看了左武等人一眼,对着岑毅说道:“剩下的就交给你了。本官先回去了……”

五日后,岑家寨,客房。

齐轩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气的少女脸庞,少女看到齐轩醒过来,长呼了一口气,俏皮的说道:“你可终于醒来了。”

突然想到第一次见面时,少女眼里充满了好奇和惊恐,而现在的眼神终于没有了当时的那么奇怪,齐轩不禁失笑,他摇了摇头,问道:“我睡了几日?”

“五日。这一次可多亏了寒大人的丹药,不过听寒大人说,也是你的身体强悍,不然那个二级阵术‘土巨人阵’早就将你抽成人干了。”

“五日么?是有点久了,我也没想到那二级阵盘竟然需要那么多灵力,之前俩个一级阵盘加起来都没有那么多。”齐轩嘿嘿一笑,挠了挠头。他又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那左武那些人呢?”

岑思宇白了他一眼,撇嘴说道:“你说呢,明知故问。不过倒是有一个人没死,他叫龙跃亭。这个龙跃亭,倒也是个狠人。他竟然将左不凡给杀了,然后在寒大人面前立下灵道誓言。也不知道寒大人怎么想的,竟然开一面,将那龙跃亭带走了。”

还是比较重

齐轩倒是对龙跃亭的行为不感到意外,虽然说龙跃亭是有些势利,但是他终究还是一个江湖人,江湖人又怎么会受到了左氏的那一套。更何况,杀掉左不凡以表忠心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办法。至于寒离为什么放过龙跃亭,也很简单。左寒俩家积怨已久,任何与左氏有仇的人都是寒氏的朋友。只是不知道,寒离以及他背后的寒氏与他齐轩是不是朋友呢?

“想什么呢?要是身体没事的话,本小姐带你出去逛逛我岑家寨的风光。”岑思宇看到齐轩陷入沉思,无视了自己,心里很不爽,傲娇的说道。

齐轩这才反应过来,讪讪一笑,连忙说道:“那就有劳岑大小姐了。”齐轩的身体自然没事了,不仅没事,而且他久久无法打通的左臂穴窍壁垒竟然打通了。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,齐轩自然有兴致去看看大名鼎鼎的岑家寨。

看到传闻中的岑家寨,齐轩十分震撼。与齐轩想象中的山寨不一样,岑家寨就像一个小村落。有男子耕田种地,有女子织布洗衣,有孩童欢乐嬉戏,有老人怡然自得,整个山寨一片其乐融融。

岑思宇看见齐轩脸上的震撼,双手叉腰,自得的说道:“你看到的没错,这就是真正的岑家寨。都是一些被逼无奈的人啊,所谓的强盗,不过都是被逼出来的,否则谁愿意落草为寇。他们只是努力的在与命运做着抗争。”突然她话音一转,“只是就算这样的生活,我担心也不会长久了。爹爹一心想要报仇,终有一天左氏真正的大人物会找上门来,这份和谐生活终究会被打破的。”

齐轩很清楚岑思宇说的没错,他本来就嘴笨,现在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反倒是岑思宇自己很豁达,她不过忧虑了一下,就又坚定的说道:“不过就想像爹爹说的一样,即使灭亡已是注定,我们也要尝试着改变这一切……好了,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了。话说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。”

“齐轩,车干轩。”

“你竟然姓齐?”整个齐国人都知道齐姓乃是皇族中人的姓。岑思宇自然感到十分惊讶。

“确实是齐。不过我可与皇室没有半毛钱关系,我只是不清楚自己姓什么,所以就取了齐。”齐轩看到岑思宇眼中熊熊燃烧的火焰,无奈的说道。

“呃,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也是,如果真是皇族中人,何须那么费劲对付左氏的人。”

“在你眼中,皇族真那么厉害?”

“那是必须的。皇族的力量可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,我听爹爹说,皇族中每一个人都天生启灵。你知道天生启灵吗。那可是一出生就是灵始境的天才啊。”

看着岑思宇眼中亮闪闪的小星星,齐轩不禁腹诽:“我怎么不知道皇族每个人都天生启灵呢。果然人言可畏啊。”……

与此同时,在距离幽州数万里的平都,左武葬身兽腹的消息刚刚传入左氏。此刻左府的议事大厅中,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围坐在一起,全场鸦雀无声,气氛十分压抑。突然一声轻咳声打破这份寂静,“诸位一直干坐在这里也不是解决办法,左武在幽州失踪,他所在的支脉已经闹到平都了。”说话的主人坐在首位,他一身白衣,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,不过在这里显然是以他为首。

听到白衣青年说话了,这些左氏的老头也不敢怠慢。其中一个老头说道:“少主,依老夫看,这些年来,主脉对支脉是太纵容了。大家心里都明白的很,支脉的人拿着我左氏的名头在外面耀武扬威,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。如今在外面出了事了,便来让我主脉报仇。今天死了个左武,我们替他寻仇,那明天左六死了呢,后天死了左七呢。要老夫说,既然是江湖事就用江湖的方法了结,若他们没办法了结,那是他们没能耐。”


永州治白癜风的医院
治疗肝硬化效果好的药
针炙减肥